新华社北京2月7日电 题:永不“断更”的美债上限闹剧新华社记者谢彬彬随着美国联邦政府近期触及债务上限,国会两党在联邦政府濒临违约时就债务上限问题再次上演“恶斗”

新华社北京2月7日电 题:永不“断更”的美债上限闹剧新华社记者谢彬彬随着美国联邦政府近期触及债务上限,国会两党在联邦政府濒临违约时就债务上限问题再次上演“恶斗”
新华社北京2月7日电 题:永不“断更”的美债上限闹剧新华社记者谢彬彬随着美国联邦政府近期触及债务上限,国会两党在联邦政府濒临违约时就债务上限问题再次上演“恶斗”戏码。这样的戏码在美国历史上轮番上演却毫无解决的办法,正如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所说,这如同让“一群酒鬼在制定饮酒上限”,但实际上根本没有“真正的上限”。美联社评论称,在美国党争极化的时代,随着债务负担不断增加,债务上限逐渐演变为一种政治攻击手段。此言不假,两党频频以此为政治博弈的筹码,逼迫对方在其他问题上让步,或是扰乱对方的施政计划,甚至置国家和民众利益于不顾采取边缘政策。2011年,两党在美国面临债务违约的最后关头才达成妥协,引发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导致标准普尔首次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美国智库两党政策研究中心高级副主任蕾切尔·斯奈德曼表示,两党围绕债务上限的斗争可能是今年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美国当前面临债务高企的现状,其根本原因是美式民主导致的短视和财务缺乏自律。在美国选举政治制度下,为了选票,两党都不得不迎合选民的高福利需求。过去几十年,美国政府多次选择减税和推动政府支出计划,寅吃卯粮、透支未来,导致美债“滚雪球式”增长。美国彼得·彼得森基金会网站计算,按照目前的债务规模,平均每个美国人“负债”超过9.4万美元。《纽约时报》近日刊登的文章指出,美国不断膨胀的债务是两党共同选择的结果:粗略测算,共和党人小布什、特朗普在任期间债务共增加12.7万亿美元,而民主党人奥巴马、拜登在任期间债务共增加13万亿美元。美国政府之所以敢无节制支出,其底层逻辑是美元霸权,可以让其转嫁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先后出台三轮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通过美元超发使风险外溢至全世界。新冠疫情暴发后的一段时间,美联储再度开启“超级放水”模式,祭出零利率加无限量化宽松,让全世界为美国经济刺激措施埋单。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在其著作《美元陷阱》中写道,凭借美元的主宰地位,美国得以“尽情享受由他国埋单的挥霍”。虽然两党常能够在债务违约前达成协议,但债务上限危机频频上演将透支美国政治信用、削弱美国国债信誉和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美国财政部日前公布的2022年11月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多个国家近期连续减持美债,日本作为海外最大债主在一年内减持了近2500亿美元,避险情绪明显。瑞士信贷银行研究所近日发布报告认为,在过去20年里,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下降明显,未来美元的重要性很可能继续减弱。鉴于美国债务规模及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债务上限危机还会挑动国际市场神经,其带来的不确定性会传导到全球市场,增大全球投资、贸易等多领域的震荡和波动,威胁世界经济复苏和全球金融市场稳定。频频上演闹剧令人生厌。当前,全球经济陷入低迷,世界亟需是稳定性、确定性,而不是被美国的债务危机所绑架,更不想为美国的挥霍埋单。美国政府和两党议员应该负起责任,真正解决债务问题,而不是放任债务触及“红线”后捞取政治资本、危及全球。责编:张靖雯